链上樱桃app的评论

柏巧儿更从未想过,和男人上床的滋味还会这么刺激,柏巧儿只觉得以前的上床都是假的。

柏巧儿甚至有点难受想到,以后该怎么办?

实则她却不知,这亦是儒门禁条带来的刺激,没有禁,就不会有那么刺激。

一个小时后,萧狂风跟着储君手下几名武将才在刑场中观察了一圈。

那几名武将自去指挥士兵列队,萧狂风则带着一队人朝着刑场的门口去了。

这整个刑场,弄得有点像葫芦形。

不但在整个场子的中间位置,拦腰在二边的地上钉了很多柱子,只留下了二十多米的进出开口,还在在刑场的进口二边,也立有一些柱子,形成阻碍。

只是,进口立了柱子后,留下的开口要大得多。

大概是怕进口太小的话,张静涛就不敢带兵来救了。

萧狂风并非首领,到了那里后,指挥着士兵在柱子上绕铁链,这些铁链自然垂落在地上。

柱子的另一头,有一个搅盘,用的功率不大的直流电机,利用杠杆作用,可以在十秒左右就拉起链子,柱排中间的开口处形成二道绊马索。

简单有效。

小精灵美女笑容像糖果

失去冲击力的骑兵,固然仍有战力,只要再次拉出空间来冲击,但这个空间绝不会还能很大,让赵里训练有素并装备充分的步兵来扛一段时间必然毫无问题。

至于直流电机,不用怀疑,华夏极早就发明了直流电机,并以电机能达到马儿牵磨的作用,称之为马达,也就是‘如马力,达到马力效果’的含义,因而鸟语便照着马达,照着华文发音,给其取名为moto

或者,也叫:Elect

ibsp;machi

e

y电机,其中的ma虽度‘么’但若隔断,绝对仍读‘马’。

并且,隔断后,从chi

e

y这个部分,都可大致看出其代表的chi

ese之间的关系。

其中e

y从来有‘从属于、或从属于某项目的技术’的含义。

比如witch是兀婆,那么witche

y就是兀术。

因而一向有人类第一家电车公司是在上海开设的说法,为此,上海一直保留着电车轨道,这很有纪念意义和文明史价。

并且对此,其实张静涛心中还有更清晰到不能在清晰的证据,只是此刻并没有来对他说,马达也是外来的,他自然不会去多想。

这时候,他只对萧狂风设置的机关觉得很难受。

因为他对此毫无办法,广场上有了那么多士兵后,他不可能潜到机关边上去,那么这么多士兵绝对不会给他破坏机关的时间的。

只是萧狂风的指挥似乎有点问题。

张静涛总觉得那些铁链的缠绕方式太复杂了,总有点不对,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。

柏巧儿此刻已得到了她的要个漂亮小孩的心愿,正松弛着享受从未有过的惊人感受,见张静涛在认真看外面之后,不由自主也仔细看去。

“咦?这些铁链怎么在搅盘对面的那些柱子上绕出了一种活套的样子。”柏巧儿说。

“活套?”张静涛奇了。

“是的,奴家很会玩绳套的,也很喜欢绳子。”柏巧儿说。

“那你还说怕被绑上?”张静涛奇了。

“公子真是坏死了。”柏巧儿嗔怪。

“巧儿帮我看看。”张静涛嘿嘿一笑,连忙撑起身,让柏巧儿能转身,道,“那活套是什么效果?”

柏巧儿便在榻上转了个身,合身爬在塌上,细细去看。

张静涛不再撑着,身体落下去,脑袋靠在柏巧儿的后脑边,也去看。

柏巧儿看了一会,道:“好像这么绑了后,会经不起那搅盘抽,一抽之下,那对面的链子都会松脱下来,但没有极多编绳子经验的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,很巧妙的活套。”

张静涛心中一动,不由庆幸自己的女真君子行为,若非和这柏巧儿有了点露水情意,她绝对不会告诉自己这一点。

而这一点无疑是极为重要的。

然而,心中还未好好计较一下,就见刑场中又骑马进来了三人,是阴司三狼。

张静涛连忙紧紧盯着三人。

那风怜花一路行来,便到了张静涛所在的楼下。

那二楼的窗户由于是纯木结构的,有缝隙,耳力极好之下,张静涛就听到楼下黄浮说:“娘的,又被张正这小子摆了一道,赵王做做样子也就算了,怎么还真罚我们?”

卫凯轻哼一声道:“赏了老大当王廷执事已经很好了,我们就不要埋怨了。”

风怜花阴柔道:“是的,大王总要敲打敲打我们的,岂会一帆风顺的?只不过么,我们也会敲打敲打张正,从来只有我们玩别人的,总不能让别人玩了,却不还手的。”

卫凯点头,看看远处的骆安国,赞道:“这骆安国倒是能人,应该是讨好了大总管吧?”

而卫凯会对骆安国并不如何质疑,是因为青阳商会很迷惑人,看上去就是有不少贵族加入了此商会,却并非就一定和青阳门有关系,骆安国也是,看似就是因为有便宜占,才加入了青阳商会。

为此,没人认为骆安国这个极为势利的人就是青阳门的人,只认为骆安国以前是私下里讨好了赵神,是赵神的臣子,如今赵神倒了,这人又讨好了大总管。

至于此人和铁木族或如今的青阳门的关系,那不过是一种栖身关系,自己不建立大型家族,只寄身于一个家族,完成一些义务,以维持日用。

这种情况在门阀中其实很普遍,为此,这几人自然料不到骆安国是死心塌地加入了青阳商会,也没人会想到,骆安国对这个共享她老婆的男人张正极为看好。

因在骆安国看来,铁木族自杨广死后,就进入了生死关头,他竟比任何人都清楚看到了这一点,在平原君不管铁木族的情况之下,他从不认为跟着如今看似安全的杨威可以顺利渡劫,反而是青阳商会的庞杂,让他看到了一定的安全性。

而他此刻做的事可不是谋反,任何人虽都会觉得极为危险,但是,这一难若能度过,以后王室对他骆安国的另眼相看是不言而喻的。

只是,这一难怕是很难过,就如此刻,骆安国似乎就已然要遭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