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jiaojiao无限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第一神算:纨绔大小姐最新章节!

“总不能什么都不做,任由他欺负吧,再说了,这种纨绔子弟最是心胸狭窄,若是今天不能给他个狠狠的教训,天知道以后还会惹出多少麻烦。”沐寒烟完将剑无尘当成了长辈,而且还是长辈的长辈,难得的在他面前露出几分小女孩心性。

“好好好,反正怎么说都是有理。幸亏我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,不然万一傲方尘找上门来,我看怎么应付。”剑无尘哈哈笑道。他一生没有成亲,当然也没有后人,和沐寒烟在一起,倒是享受到了几分天伦之乐,再加上与沐寒烟奶奶洛水伊有师徒之谊,更是将她当作曾孙来看待。

“那老头很厉害吗?”沐寒烟好奇的问道。

“神老峰七位长老中硕果仅存的一位,千年之前便已成名的一代高手,说厉害不厉害?”剑无尘瞪了她一眼说道,不过随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也不用担心,傲方尘虽然有些傲气,但也是明事理的人,应该不会找的晦气,再说有我在,除非圣主大人亲自出手,其他人也休想伤得了。”

随着伤势渐渐痊愈,剑无尘骨子里的傲气也重新回归,说这话的时候豪情万丈傲意凌天。

“这么说来,我以后在圣廷可以横着走了?”沐寒烟眼睛一亮,兴奋的说道。

“呃……“剑无尘看着沐寒烟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庄平安等人也是默然无语,刚才谁说低调很难的,她真的想过要低调吗?对沐寒烟先前的话,他们深表怀疑。

“对了,我刚刚收到消息,兽灵峰近来异相频现,峰下的兽灵幻境很可能提前开启,们回去好好准备一下,准备前往兽灵幻境驯服剑宠。”剑无尘说道。

听了剑无尘的话,沐寒烟和花月等人倒是没太大的反应,庄平安等人却都是一脸的激动。

青春美丽容颜

自古以来,兽灵幻境便是圣廷子弟驯服剑宠的地方,因为这幻境位处圣廷之中,天地之力异常的充沛,所以生活在其中的异兽血脉更为纯净,实力更为强大,而且因为兽灵幻境与世隔绝,这些异兽与人类修炼者几乎没什么冲突,所以性子也比龙岩山脉的同类要温和得多,再加上圣廷秘传的驯兽之术,驯服剑宠的难度也就小了许多。

只不过兽灵幻境每千年才开启一次,以至于很多圣廷子弟都没有这个机缘,他们倒是运气不错,才来圣廷没多久,便遇上了这样的好事。

不是每个人都有花月和姿容等人的好运气,跟着沐寒烟轻轻松松便能驯服剑宠,庄平安等人虽然身世不俗,却也没能拥有剑宠,兽灵幻境开启,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天赐良机。

一回到圣剑峰,庄平安等人便暂时停下了修炼,专心致志的修习起了御兽之术。圣剑峰自古便是圣主继位前的修炼之所,当然少不了各类秘笈笔记,御兽之术也在其中。

……

“师父,这一次可要给我作主啊……”神老峰上,韩玉堂鬼哭狼嚎的吼道。

虽然已经服下丹药,但他伤势实在不轻,到现在嘴角还时不时的渗出一丝血沫,那条骨头断成了几截的胳膊接上之后也用布条挂在脖子上。

“这又是怎么了?”看到满身焦黑,右臂吊在脖子上的韩玉堂,傲方尘一阵头大,自从收了这个宝贝徒弟,就没有一天省心的。

“沐寒烟,沐寒烟,她……”一提起沐寒烟,韩玉堂就怒火中烧,又气又恨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“怎么又是沐寒烟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傲方尘不耐烦的问陪着韩玉堂一起回来的韩明高道。

“禀告师叔,这一次圣丹峰发放丹药是由我们神老峰操持,那沐寒烟对丹药不满,便自己动手炼丹,足足炼制了上百枚极品好丹,那云龙九天炉却没出过一次意外。小师弟心存好奇便上前查看,哪料到沐寒烟竟然在丹炉上做了手脚,小师叔一凑上去丹炉就炸了。”韩明高斟酌一番,说道。

“还有这种事?”听说沐寒烟用云龙九天炉炼制了上百枚丹药,都没有出过一次意外,傲方尘大敢惊讶。

“是啊师父,那沐寒烟炼丹就炼丹,却非要要丹炉上做手脚暗害于我,求您老人家给我作主啊。”韩玉堂总算平静了一点,又哀嚎着说道。

“明高,去圣丹峰把那丹炉借来,让我看看她到底用的什么手段。”傲方尘原本也没怎么把沐寒烟这样的小辈放在心上的,这下却也有些好奇起来。

“哦。”韩明高应了一声,却是没动身。

“怎么还不去?”傲方尘不悦的说道。

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韩明高犹豫着看了韩玉堂一眼,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,“其实是小师弟想跟沐寒烟开个玩笑,在那丹炉之中布下一道禁制,却不知道怎么的被沐寒烟看透,却不明说,而是悄悄的做了点改动,而后小师弟好奇之下想要一探究竟,不小心触发禁制,被那丹炉中蕴含的九天神雷之威轰成了重伤。”

“胡闹,胡闹。”傲方尘知道了实情,气得一巴掌就朝韩玉堂头上拍去。

韩玉堂吓得脚一软,跌坐到了地上,嘴里又开始吐起了血泡。

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,傲方尘不由又想起了他祖父和外祖父惨死时的情景,这一巴掌却是怎么都拍不下去了。

“罢了,这一次也是咎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,服下这枚丹药好好养伤,不要再生事了。”傲方尘暗暗叹了口气,扔给韩玉堂一枚丹药,转身去了后峰。

不过临走之时,看着韩玉堂那一身的伤势,又忍不住自言自语似的轻声埋怨了一句:“虽是他咎由自取,但这手段未免也太狠了一点。”

被傲方尘一吓,韩玉堂再也不敢提报仇的事,拿着丹药一脸沮丧的坐在地上。

“玉堂,那沐寒烟绝非善类,依我之见,还是不要再与她为敌了,看师叔他老人家的意思,对也多有不满,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惹他老人家不快了。”韩明高语重心长的劝道。

“哦。”韩玉堂木然的应了一声。

在沐寒烟手中接连吃了两次亏,他是真有点怕沐寒烟了,偏偏傲方尘不但不愿为他出头作主,还明显对他的所作所为有些不满,他也有点打退堂鼓了。

“我看未必。”就在这时,门口响起韦笑天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