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app发布地址

♂? ,,

初一说道:“是日本皇室秘密豢养的一股势力:天照神会!这原本是个民间组织,从德川家康开始就被收入麾下,几经辗转,最终效忠于皇室。”

“他们里边的高手大概分成三个类别,一种是类似武士的,擅长剑道,刀术。第二种就是忍者,以伊贺和甲法两家最为出名,擅长隐身和暗器。第三种就是阴阳师,这个有点和我们类似,可以看成是日本的阴物商人,不过他们的习练手法更加残忍,法术效果更注重杀戮。”

“早时,彩云姑娘和我们说过,天照神会原来也不叫这个名字,归一了天皇之后才更名的。天照神会的目的,就是找到一个叫天照神抵的地方!”

“天皇家族的身上流淌着天照大神的血脉,而第一代神武天皇在神抵里秘藏了许多宝藏和神器,天照神会就是要找到这个地方。而神祗里边有一道秘门,唯一的开启方法就是天皇家族的血脉。”

“因为皇室都知道,他们的血脉不纯正,得知仍有纯正血脉存在,甚至就在中国之后,便开始大肆寻找。他们曾经在抗日战争时期,借助关东军的帮助,查到了一些线索,也就是彩云的爷爷。”

“后来,他爷爷假装家被炮火杀死,逃了出来。时过境迁之后,就生了彩云一人。”

“本来上次西伯利亚的时候,我们同时都接到了老六发出来的血鹤传书,打算一起前往的,可彩云不知道怎么就没到。结束了那里的事情之后,这几个月我们一直在忙碌,才发现她很可能被天照神会的人查到行踪,捉了回去。”

“随后,我们一直在尽力追查,终于确认,彩云已经被他们抓回了日本!”

“可我们现在所掌握的线索有限,还不知道她被关在了哪里,而硬闯天照神会,肯定是一场硬战,只靠我们三个恐怕很难办到。听刘老六说,跟他去了一趟乌苏里江收获不小,修为增长的很快,甚至还和其他人联手灭掉了中指,所以……”

“这没什么好说的!”我打断了初一的话道:“们八方名动为了护佑我,做出了多少牺牲?现在只是求我帮忙,而且是救人,我还有什么好推辞的?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越快越好。”小白龙很是干脆:“而且要做好万的准备,我们这次必将是一场血战,只要动了手,就绝不留活口!一个都不留。”

小清新美女盛夏街拍图片

“好!”我爽快的应道。

“嗯,那就先这样。”初一站起身来道:“还像上次一样,随韩老六先行一步,我和小白龙要分别去找一清道长和天剑掌门借点东西,十天之后,咱们在首尔汇合。”

“首尔?”我愣了一下。

咱们不是要去日本找天照神会吗?去韩国首尔干什么。

“天照神会是在日本,这倒不假,可谁知道它具体的位置?我们经过一番调查终于查清,在首尔,他们有一个用来探听消息的秘密据点,伪装成了地下赌场,我们先在那里摸摸情况再说。再具体的事情,就让韩老六跟说吧。”初一说完,环顾了一下古董店:“小白龙说的没错,这一场的确是硬仗,说实话,在究竟找不找的问题上,我们几个也争论了好久。可既然说了,那就义无反顾!我们当中的任何人,可能都是最后一次来到这儿了。”

“哎我说,能不能别这么丧气!”小白龙道:“这要在战争时期,首先就把拉出去枪毙,这叫蛊惑军心知不知道?”

“但愿吧!希望我们都能安然无恙的回来。”韩老六灌进了最后一口酒,站起身来。

“呸,呸!们俩都闭上乌鸦嘴吧。”小白龙斜看了两人一眼,随即看了看我道:“总之一句话,路上要小心,该能动手的时候别犹豫,直接下死手!这次咱们是出去杀人的,可不是玩的,首尔见吧。”

说着,这家伙就像突然进门一样,化做一道白光,嗖的一下就不见了。

初一重重的拍了拍我肩膀,什么也没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先收拾收拾东西,我去买点酒,过一会儿来找。”韩老六说着站起身来,地面上的树桩也同时消失不见了,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古董店马上又剩下了我自己。

满屋一片狼藉,可我的心里却无形之中升起了一团火,正在熊熊燃烧!

一直以来,都是八方名动或明或暗的保护着我。

他们为了我,不惜流血受伤,不惜搭上性命!

今天我学成了一身本领,终于可以回报了!

光是想想,能和初一,韩老六,小白龙他们三人并肩作战,我就感到无比的兴奋。

别说是去救人,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心甘情愿!

匆匆收拾好了背囊,又在屋里给李麻子留了一封信——

当然,我也想过可能真如初一所说,那个无法回来的人可能就是我,我也想给尹新月写一封信。

可是提起笔来犹豫了很久,还是没能落下去。

还是小白龙说的对!老子是去杀日本鬼子的,不是去送死的,写什么遗言。

用不了多久,老子就回来了,就当是去日本旅游一趟!

……

不一会儿,韩老六也背着个大包袱走了进来。

我打眼一看,就知道那里边装的是什么,是酒!

手雷大小的高度二锅头,装了满满当当一大口袋,差不多有一百多瓶。

“走吧,如果不抢的话,这些酒够我路上喝的了。”一边说着,他又灌进去大半瓶泸州老窖。

“我说,除了喝酒就没有啥别的爱好了?”我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“偶尔也杀杀人。”韩老六云淡风轻的回道。

韩老六背着这么多的酒,自然无法乘坐飞机,不过这家伙早有安排,包了一架专机,直飞东北。

如果不是在机场看见那一排连号的悍马,和一个个立如标枪一般的西装保镖。我差点都忘了,这个嗜酒如命,干喝不醉的家伙可是标准的黑大哥,就连远东的军火贩子都甚为胆颤心惊的存在!